中国农业防灾减灾技术信息网站论坛
发新话题
打印

生姜漂洋过海身价倍增 探访山东农产品深加工出口之道

生姜漂洋过海身价倍增 探访山东农产品深加工出口之道

 今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韩国时提出,力争在年内完成中韩自贸区谈判。中韩贸易额在2013年超过2700亿美元,中韩双边贸易占韩对外贸易总额的近四分之一,已经超过韩国同美国、日本和俄罗斯的贸易之和。在如此频繁的贸易往来环境下,从事外贸的中韩两国企业现状如何?两国企业对未来的发展前景又是如何看待的?近日,本网记者走访了距离韩国最近的山东省的一些外贸企业,希望以此见微知著,感知从中国外贸当下的心声。

  山东省农产品出口在全国排第一,被誉为日本、韩国的菜篮子,农产品出口占全省出口总额的60%以上,大蒜、大姜、蘑菇、花生、海产品、禽肉、苹果等产品成为骨干出口农产品。山东省莱芜市是有名的“三辣之乡”,这里出产的生姜、大蒜、鸡腿葱等农产品更是远销海外,记者深入莱芜姜田,带您了解田地中的一块生姜是怎样漂洋过海出口海外的。

  刚走进莱芜市莱城区杨庄镇朱屈街村的地头,天阴沉沉还下着毛毛细雨,但地里庄稼的绿色很快就占满了记者的视野。朱屈街村的村委屈学年喜滋滋的走近其中的一片生姜田向记者介绍说,虽然现在还没到收获的季节,但不难看出今年的生姜长势喜人,等到霜降就可以大丰收了。

  但据屈学年介绍,曾经全盛时期朱屈街村达到的六百多亩的生姜种植面积,如今只剩下四、五十亩。这是由于近几年生姜价格不高,生姜多病虫害,农户种姜的劲头并不高,村里的老姜农朱清焕大爷就是其中一位。

  “头几年(每家) 都是七八亩,打去年生姜价格跌下来了以后,加上地里出毛病,农户不大愿意种了,种植面积减少了,今年价格反而涨起来。我今年只种了半亩,不过由于天气关系,今年的产量会比较高。”

  朱屈街村村口的电线杆上装着一只大喇叭,据朱清焕大爷说,每年一到生姜收获的日子,收购商们便会陆续来到村子,村委会就会通过这个大喇叭告知农户收购价。如果农户称心,就会出门和收购商进行交易。但由于生姜价格一直不稳定,收购商的收购价格往往并不稳定,价格低的时候,姜农只能选择将生姜储藏在姜窖,等待价格高一些再卖出。

  对此,姜农朱发恒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有企业每年以固定价格来收生姜,免去了不少步骤,同时让农户保收,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那样好的,就是干种了,也不问价格了,盈利几毛钱一斤,连本保收,加上化肥,姜种,加上浇水了。”

  而莱芜万兴食品加工公司,就是这样一家企业。万兴作为中国第一生姜出口大户,从2004年开始,已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先后投资6000多万元在该市公家庄村和其他三个村建起了总共一万亩的标准化种植基地。同时还与当地拥有三万亩土地的农民签订了保价收购协议。即使在市场价格不好的时候,他们种植的生姜、大蒜也能在万兴得到不错的收购价格。

  这种“公司+农户”紧密结合的模式不仅使当地农民得到了切实好处,也让万兴公司得以快速发展成为集生姜、大蒜种植、收购、储存、加工、出口为一体的中国龙头农业企业。但万兴在建立之初,对于生姜产品的研发基本是空白。熟知万兴历史的万兴人力资源部经理秦圆圆就说,当时出口产品以初级加工的保鲜姜为主,所谓的加工设备就是一台洗姜机。

  “98年的时候开始在这边,租了一个加工厂,主要做一个初级的姜蒜加工。产品就是我们说的保鲜产品,比如生姜的话就是去泥去根去芽,洗干净装起来。”

  2013年,作为初级农产品出口的保鲜姜,每吨在国际市场上只能卖到600多美元,而供应美国超市、直接能够上架销售的调味姜片,每吨价格则超过3000美元。看到这块由于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增加而拓展的巨大利润空间,万兴逐步认识到做农产品深、精加工,客户目标瞄准海外市场才是长远发展之道。此后,公司逐渐形成了保鲜、腌渍、脱水等多个产品系列,其中,寿司姜片等高端产品已经成为日韩家庭餐桌上的新宠。万兴腌制品质主管 毕思强介绍,像寿司姜片这样的产品,就是从种植基地和农户地头新鲜收获的生姜进厂后通过一系列工序加工,最终销往海外的。

  “不管是农户还是我们附属基地的生姜进厂,首先都要进行抽样,送第三方进行检验,同时进行腌制,此后原料会被切片,切片以后脱去在腌制过程中的盐分,酸,加入添加剂做成寿司姜片销售。我们加工一个货柜生姜等时间是两天,加工完成后会进行商检,检验时间五天,检验合格以后就可以发货。”

  在包装完成离开工厂后,万兴生产的生姜保鲜和腌制产品会由物流公司运送至订单国,而韩国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消费国之一。山东烟台佳速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在韩国、日本、美国、东南亚等航线拥有强大的国际网络,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张开翼告诉记者,由于烟台拥有山东省对韩国海运航线最高的密度和较短的距离,对韩出口业务占了公司总业务量的一半多。而这其中,有20%集中在农产品的出口。

  “农产品出口是这样,通常是客户当日,比如说明天早上通知我们集装箱数量会尺寸,早上派集装箱车,晚上烟台从出发。而鲜活的产品,像是活鱼啊海肠啊,一般下午四点半到五点到码头,然后很快到通关上船。也是第二天上午到韩国。 ”

  张开翼认为,在国际贸易中虽然产品质量是第一位的,但倘若没有快速的物流通道做保障,产品的竞争力就会有所欠缺。他提到,今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问韩国前,中国烟台至韩国平泽客滚航线正式通航,这是中国烟台第一条对韩国的客滚航线,将在中国和韩国间架起“海上高速路”,另外习主席还提出要在年内“建成中韩自贸区”,这些无疑都将大大提升中韩之间的物流效率。

  “它这个船更快,它是今天晚上6点半出发,明天早上8点半到韩国, 因为这个船是烟台一家上市公司渤海轮渡买的一条新船,船的状况比较好,所以是最快的一条船。像中韩自贸区我认为签订协议以后,大部分产品的关税应该会取消,成本上有一定的降低,第二个海关在监管查验的时候,有可能效率更快。”

  在山东莱芜,像杨庄镇朱屈街村朱清焕,朱发恒这样的姜农有很多。也许在人们的生活中,生姜仅仅是佐餐的角色,但是在那里,生姜却是莱芜几十万姜农维持生计、改善生活的重要经济来源。莱芜生姜出口量超过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因此出口生姜的价格高低直接影响到姜农们的家庭收入。很多年前他们肯定无法想像,有一天生姜产业的产业链升级和物流行业的发展,会让自己家地里的生姜在一周的时间内可以直接或者成为姜片这样的产品出现在其他国家的餐桌上。而接下里中韩自贸区的来临,又是否将继续改变他们的生活?我们拭目以待。 (国际在线)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