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防灾减灾技术信息网站论坛
发新话题
打印

[药害案例]“药害”猛于虎!

[药害案例]“药害”猛于虎!


看到“找茬”,“药害”,这几个字,心里就不由自主地紧张。睁大眼睛认认真真地把几位老师写得关于药害这方面的文章逐字逐句看完,感慨良久。操着卖白粉的心,挣着卖白菜的钱,这句话对卖农药的来说,打心眼里一千个一万个地认同。这两年,买卖难干,卖农药如履薄冰。特别是对大棚蔬菜区,果树等高效经济作物区而言,卖药更得谨小慎微,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卖农药,像极了开车。刚考出驾照那时候,恨不能上个厕所都得开着车。十年八年成为老司机后,越来越不敢开车,能走路的尽量不握方向盘,就是因为见过的听过的事故太多。开车有风险,上路需谨慎。卖药有危险,配药要小心。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可是再小心,卖药也会碰见药害,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怎么这样说呢?原因一大堆。卖的农药品种,农药的质量,使用的时期,施用的浓度,混配的方法和种类,施药时的天气。。。。总之一句话,天时地利人和,是一样都不能少,哪样考虑不周就可能会出问题。


  下面,咱就聊聊曾经碰上的那些事儿。

  大约是十年前的夏天,有一个种葡萄的来买药,点名要甲托,卖出了几包徐州**厂出的甲基硫菌灵,五块一包,一包二两。几天后,农户打电话说葡萄不好,要求到地里去看看。实地一看,黄豆粒大得葡萄粒上星星点点地出现灼烧斑,药害无疑。分析的原因是药里复配了硫磺,此药应该叫“甲.硫”。然后是耗时费力的各种谈判调解,最终扣了厂家五千元农药款作为赔偿,同时与农户签了保密协议,此事不能扩大影响,引发事端。不出所料,这家的葫芦刚摁下,他村的地邻户又起来了瓢,说他家的葡萄也打了同样的药,出现了药害,也要求赔偿。实际上这户葡萄好好的,啥事也没有,纯属无理取闹,也要分一杯羹。就像老百姓常说的那句话,打死了老虎一起吃虎肉。




  
(图片来源于191论坛会员:陌路de蒲公英)

  时隔不久,有个大棚种西红柿的,来买了几两甲基托布津,日曹进口的,一公斤袋的那种,拆开零称给他的。不几日,此户来找说是西红柿不好,受害了。进棚查看,确实叶子边缘发干,出现褐斑,有些叶子萎蔫下垂。进口甲托打西红柿也会出现药害?百思不得其解!从他家棚里出来,往其他棚里看了一下,别人棚里的柿子叶也出现了这种情况,别人棚里可是没有打过这药。这样的情况就比较明了。肯定是气候原因,久阴乍晴,闪了苗。该农户不服,我提出在其他棚做实验,一样的药,一样的打法,看结果。结果是做实验的棚安然无恙。该农户的儿子不罢不休,跑来门前叫骂,弄了一身晦气。

  

  最过分的是这次。有一个种葡萄的,跟着他邻居学,他邻居打什么药,他就跟着跑来买什么药。这天他来紧张兮兮地问我,不久前他用柴油机拖着长塑料管打完小麦除草剂,也没刷洗,事后又用这根管子打了葡萄,会不会有事?当时葡萄刚发芽不久,还没开花。我说问题不大,顶多叶子有点卷,对影响产量不大。没想到几天后,他又来找我,说是打了我的药,把葡萄打坏了。到他地里一看,上面的新叶子都有点上卷。我说,你不是用打小麦除草剂的管子打得葡萄么?这是小麦除草剂2,4—D丁酯残留影响,叶子难看些,没有大碍。谁成想,他居然矢口否认,说没用过打小麦除草剂的管子。我说,你不承认罢了。你打的药和你邻居打得一模一样,你邻居的葡萄没有这样卷叶子吧?到他邻居地里去看,葡萄青枝绿叶,舒舒坦坦的。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却没想到他邻居竟然带头闹事,带着他村的一帮子人,逢集就堵在我店门口,拉起横幅,坏我名声。后来,才知道附近一家农资店,为拉拢生意,雇佣他们,利用宗族观念,煽动一批无知愚众,暗地操纵着他们使出下三滥手段,借机诋毁中伤,制造负面影响,妄图以此来搞垮我的生意。人心险恶,处处是江湖!

  

  其它,诸如西瓜苗期打了苯醚甲环唑,影响生长的葡萄地打了氯氟吡氧乙酸异辛酯,熏了果穗的;大葱育苗打了二甲戊灵不出苗的;小麦田打了除草剂,麦苗发黄卷叶穗畸形的:玉米地打了除草剂不管用的,非但不管用还打坏了叶子的;精喹禾灵打出大豆黄斑的。。。每一次药害,有选药不慎的因素,有农药质量原因的,也有农户随意加量混配不管天气、不顾苗龄,乱打乱用造成的。不管什么原因,每一次药害事故,对卖药的,对买药的都是一次棘手的麻烦,甚至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客观地说,只要用农药,药害就是不可避免的。每种农药适用的农作物种类不同,即使同一作物种类,品种间的耐药性也不同;同一品种不同生长期的抗药能力也不尽相同;甚至天气因素的影响也非常大。哪一个卖农药的,甚至生产农药的厂家也不可能对每种作物都做药效实验,经验是从药害中总结出来的。药害不能避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这就要求卖农药的好好学习专业知识,深入了解每种农药的性能,掌握各种农作物的生长发育规律,理论与实践结合,卖药的时候多过过脑子,多打一个问号。把可能出现的问题尽量详细地讲给用户听,最大程度地防患未然。作为最基层的农户,也要尽可能多学习,不要随意随性用药,要结合天气,按照农时科学使用农药。

  最后再深深地悲哀一下,那就是卖农药的和买农药的关系,究竟如何定位。本来都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农产品不受或减轻病虫草的危害,最大程度地提高产量、改善品质,大方向一致,两者之间按理说应该是同一战壕里的亲密兄弟。可在现实中,买的和卖的却是一对矛盾,甚至可以说是敌人。随着消费者意识的增强,对权利过度维护,用套路维护,不时在我们身边发生。特别是某些赊欠大户,随时就像一颗待爆的地雷,分分秒秒会把人炸得灰头土脸,粉身碎骨。这是一个道德问题,是社会学家们应该认真考虑的问题。作为一个卖农药的,我没有时间思考,因为我正在应付一场关乎“药害”的纠纷,有个农户质疑从我这里买的打虫的农药打坏了他的葡萄,而我又确切地知道他家葡萄分明是得了灰霉病,好在他不是我的赊欠户,上天保佑!




来源:191农资人 作者:枫桅
好文章多多分享,如视为侵权,请告知删除。

TOP

作者强调:客观地说,只要用农药,药害就是不可避免的。

这么说来,打药前就要三思了?需要不需要打药?人一般是生病之后去找医生开药,没有病就不吃药。可现在农作物是有病没病都要预防,养殖业也是这样,所以说,不是真的发生了药害才是有害,没有病害乱打药,也是一样的有害。

TOP

发新话题